茵瑄金屋

f0ujh精华都市小說 劍宗旁門討論-第五百五十二章 交戰下不完分享-jcy42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锁魂狱锁本质上其实是一种封印术,对于这些秽气的抵抗也很强。
但是令苏礼皱眉的是,就算如此他还是能够感觉到狱锁正在一点点地被渗透,然后开始失去效果。
对此苏礼有些不满意,于是就用‘小封印术’强化了一下。
下一刻,太殇魔尊惊怒地发现自己与那些魔魂的联系几乎要完全断绝了!
这下他再也不保守了,直接手持魔刀一阵凶狠的劈砍,竟然是在空中刀芒成球,以一种混元如一的态势狠狠地向苏礼这里扫来……
这是一种真正真仙级别的招数了,也是让苏礼真正地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发现自己的寻常手段都无法抵挡这种攻势,除非动用神力加持……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他的法力虽然恢复快速,但是输出上限却就是这么一点,和太殇魔尊完全没有可比性。
这也是元婴期以后的独特之处。
元婴期内其实分界并非那么明显,主要是有些人神魂天生要强大一些,那么他本身能够炼化的法力也会越强。
就像苏礼的祖师蘅玉仙子,那是以四枚金丹的养份来作为养份催化神魂,在成功渡劫元婴破壳而出的时候,那一身法力就已经堪比当时分神境的姬练了。
而元婴期以后的实力评价,其实就和元婴真君们的法力上限、瞬时法力输出、恢复速度以及最后的凝练度四点相关。
如今苏礼的情况就是他的法力凝练度超过太殇魔尊不少,而法力恢复速度稍稍差了一点,但法力上限和瞬时输出却都是远远不如。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这种情况下他固然能够依靠法力凝练度牵扯一时,但是真当太殇魔尊拿出真本事的时候他又该如何应对?
眼看那浑圆如球的血影刀芒就要砍到身上,苏礼忽然手掌一翻从掌心弹出一根巍峨堂皇之大柱!
漆黑的业火在封印在柱身中燃烧,而这华丽高贵的大柱则是一下子抵在了那翻滚不休的刀光正中,然后将之猛然溃散!
这便是‘东天门柱’,来自上界东方天庭的防御神通,也是苏礼应对瞬时法力输出远逊对方的手段。
所以修士自己修为提升重要,这些手段神通也很重要。
苏礼当初是耗费了大法力才练成这道‘东天门柱’的。而这门柱练成之后就只需要他以微量法力维持就行,需要的时候可以直接拿出来使用……这不就是相当于是变相增加了他的瞬时法力输出?
神通的价值就在于此了。
而这种上界传法的神通更是如此。
只是太殇魔尊遭此变故意外之余竟然还能变通,那散开的刀光竟然纷纷逆卷,向那九个被狱锁封印住的魔魂而去,显然是想要斩破狱锁。
苏礼见状没有任何迟疑,连忙将那九个张开的狱锁急速收敛回来……可见这九个魔魂对太殇魔尊十分重要,他当然不会拱手相让。
只是太殇魔尊的动作太快了,苏礼只来得及将其中三个魔魂收回自己的控制范围,剩下六个魔魂却是都被太殇魔尊给救了回去。
“还我魔魂!”太殇魔尊却是一声发喊,又一次欺身而上想要逼迫苏礼近身作战,从而寻机夺回那三个被苏礼困缚的魔魂。
但是苏礼却没有再与之硬碰硬了,而是直接蛮横不讲理地以‘东天门柱’横扫,将那太殇魔尊给一下挡开……
奸臣 小說
实在是这根柱子里封印者的业火令人心惊肉跳的,这要是沾到一些都会让人觉得很难受……尤其是对于魔道真仙来说,业火更是穿肠剧毒。
苏礼却将这些业火作为威慑力量,并没有顺势点燃太殇魔尊的意思。
他只是以镇魔剑一下刺入其中一个被狱锁封印着的魔魂之中……下一刻,一阵尖锐的啸叫声传来,那魔魂一通翻滚之后就被镇魔剑给吸进了剑身之中。
旁观众人见状都是一阵眼眉抽搐……貌似这苏礼使用的剑也好像很魔性?
“你干了什么?!”
太殇魔尊面色惊怒,因为他感受到自己与那魔魂的联系完全中断了。
苏礼见状有些奇怪,随后又将镇魔剑捅入了另一个魔魂中……
“混蛋!”太殇魔尊这一次明显地出现了气息不稳的迹象,似乎是魔魂的损失令他本身也受到了一定的伤害?
“住手!”
眼看苏礼已经要向那第三个魔魂下手,太殇魔尊连忙蛋疼地喊停。
他也是大意了啊,竟然会上来就将那么重要的东西给直接放出来……谁能知道苏礼这家伙的封印术那么厉害?而且又有手段彻底斩断魔魂与他之间的联系?
原本这魔魂对于这方世界其实是虚无不存在的,寻常手段拿这魔魂根本就没有办法。而就算有人能够有特殊手段杀灭魔魂,那魔魂也会直接在他的本体魔魂中重生出来……
所以之前的太殇魔尊根本就没想过自己的魔魂会被如此轻易地就针对。
……而苏礼呢?他压根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能击溃这些看起来就很高级的魔魂,他就觉得与其废那劲,还不如直接想办法封印来得干脆呢。
于是歪打正着,他让太殇魔尊难受极了。
一开始的锁魂狱锁的确是很针对,再加上他的小封印术几乎就要完成对这些魔魂的封印了。
但是他的封印术虽强,却终究是越级越得有些多,所以没有能够完全将之封住。
倒是他的‘镇魔剑’却是专业对口。
以冥渊深处,专门针对灵魂而存在的幻冥石作为原料,这‘镇魔剑’中其实自成一个专属于灵魂的空间,却是将魔魂与太殇魔尊本体彻底隔离了开来。
这个时候苏礼手中的魔魂简直就成了‘人质’,使得太殇魔尊一时间不敢妄动了。
双方就这么对峙了起来,难以相信,竟然是苏礼逼迫得太殇魔尊不得不停了下来……
这一停手,却是引得远处旁观的众人叹为观止。
他们已经看出来了,在绝对力量上苏礼当然是差了太殇魔尊许多,但是苏礼奇奇怪怪的能力太多,以至于那太殇魔尊竟然是投鼠忌器根本没办法发挥出全部的实力来。
……别说是太殇了,就算是他们对着那内中燃烧着业火的大柱子也是心中抖得慌。
毕竟就算是地藏寺以业火著称,却也不是这样直接将业火抗在身上作战的啊。
地藏寺的和尚可以御使业火应敌,但那也是重重手段施以控制才行,历代死在自己业火之下的地藏寺和尚还少了?
当然,还是有人很‘不开眼’地提出了这么一个疑问……
学宫教习,那一派天然真性情的浮沉子忽然间挠挠头疑惑地说道:“难道我理解错了?所谓‘剑崖教’不是以剑道著称的?”
北光忽然间感觉到了一种浓浓的羞耻感,他为自己的教派感到羞耻……自家师父是牛逼大发了,居然和一个真仙魔尊斗了个不分上下。
但可耻的是,作为剑崖圣子,他的剑法也就是一开始拿出来作为试探的时候用了一下,然后就弃而不用了。
这个时候他只能很是纠结地给自家师父辩驳:“师父的剑道也很厉害,只是……”
只是什么他说不下去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理由啊。
还是他脚边的麒麟最是不要脸,它直接就顺着说道:“只是如果那小子也是真仙级别,当然只需要剑法就能够吊打那太殇了啊!”
这可真是一个分外清奇的解释啊,其中信息量太大,让众人都是反应了好一会儿。
什么叫做‘同级别的话用剑法就能够吊打’?
这是在看不起剑法呢,还是在看不起他们这些人?
因为如果太殇魔尊要是被吊打了,不也意味着他们也要被吊打?
古松子当场就尴尬了,比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北光要尴尬得多……因为这只麒麟其实可以算得上是大衍学宫的上界祖师辈,乱说话的因果该是算在他们头上的。
他连忙插嘴道:“麒麟大人,不知苏礼小友与这太殇魔尊的胜负何论?”
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因为在他们这些中洲大佬眼中就算苏礼手段再多,但是在实际境界上与太殇魔尊的差距太大了,这是很难弥补的差距。
这是我们的爱情 天天飞鱼
哪怕一时相持,最终也会是战败的下场。
可是先前听麒麟的意思,反而是更看好苏礼?
而众人听古松子竟然叫这小土狗为‘麒麟大人’,都是面面相觑然后心中惊讶不已……大衍学宫,果然是背景深厚。而这剑崖教,恐怕也绝对不简单!
一时间竟然都对麒麟的回答好奇了起来,因为苏礼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年轻人。
“不知道。”但是麒麟的回答却是让他们十分意外。
“连麒麟大人也看不出来吗?”古松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麒麟却是一脸惆怅地答道:“因为按照常理,苏礼那小子是必败的,而且拖得越久胜算就越低……但是这家伙不能以常理度之,这是一个该死的受这方天地钟爱的家伙,太多可能性的意外会发生了。”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