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瑄金屋

e6r38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五十二章 毀滅堡壘分享-f9lsb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虞渊的阴神,不知死活地透出“萤能光罩”,暴露在污秽异能汹涌的星河。
混杂着各式各样奇诡异力的能量,如粘稠泥沼般,裹着其清晰可见的阴神,就见他阴神“哧哧”作响,已在第一时间消融。
难以言喻的疼痛感,从灵魂深处迸发,让他那端坐在“灰暗乐土”高台的本体都感同身受,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呼!
阴神倏然回归,化作一道无形幽光,重返其识海小天地。
他体内的那座“生命祭坛”运转着,一滴滴异族的精血被炼化,内含的微弱魂力被释放出来,急忙去填补阴神的损伤。
一枚温养魂魄的丹丸,也同时服下,配合着对阴神恢复。
“还是不太行啊。”
暗自嘀咕了一声,虞渊凝望着深邃的星河,想着既然外域天魔,能够以魂体形态翱翔危险的星河,他这一尊精修“大阴魂术”的阴神,怎么就承受不了,外域污秽力量的渗透呢?
一阵极寒的外域罡风吹拂而来,他阴神便摇摇欲灭,就已难以承受了。
别的,更恐怖异能,阴神自然更难抵御。
不过,他作死地,一次次令阴神飘向外部星河,快承受不住时,又立即将阴神拉扯回“灰暗乐土”的过程,却是对魂游境极为有效的磨砺!
浩漭天地的规矩是,在没凝炼出阳神来,不能进军天外星河。
这也使得,魂游境的修行者,永远不可能像他一样,以阴神来游荡星河。
魂游境的名字来由,便是释放出阴神,游荡血肉之外的世界。
大多这个等级的修行者,阴神至多离开本体千里,或万里,寻觅偏僻奇诡奇地,以特殊手段淬炼阴神,感悟魂游之精妙。
他的魂游境,人已在浩漭之外的广袤星河,还不知死活地,以阴神冲入“阴能光幕”外的恐怖星空。
虽每每惨痛难耐,阴神也被侵蚀的立即虚弱,模糊飘摇。
可每次他的阴神恢复过来,他就明显地感觉出,他对魂游的体悟,这个境界的磨砺和进阶,绝对远超浩漭天地的那些同境修行者!
同境者,根本没机会踏足天外,更加不敢暴露阴神在外,也就永远没他的经历!
他有种直觉,他魂游境的修行方式,必然是一条迅速进阶的捷径。
如果,他没有因大胆冒进,而导致阴神爆灭的话……
如此这般,不时释放出阴神,冲离“萤能光罩”地找死了几次后。
这天,他又一次飘向外部的阴神,忽感知到一股反常波动。
阴神骤然归位,他也在高台上站起来,又仔细地通过气血和魂念探察。
气血小天地中,那座“生命祭坛”反常地高旋,他的心脏也猛烈跳动。
他迟疑了一下,就看向了帕丁森,下达了命令,“往那个方向开赴!”
沉浸在亲哥哥死亡悲痛中的干瘦男子,闻言抬起头,望了望他手指的方向,点了点头,就在以血脉串联陆地下的隐蔽阵列。
这儿,已是湮灭星域,依照那只白鹤所说,五大至高势力的强者,没胆子踏足。
帕丁森调整的方向,和白鹤点出的,已经偏离。
落在“灰暗乐土”后方边沿,拨弄着卡尔夫死后,那奇怪黄金三叉戟的“死亡之鹤”,感觉出方向不对劲,惊讶地看来。
“那方向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吸引我。”虞渊解释。
“随意。”
白鹤不在意地说道。
“灰暗乐土”于是调整了方向,以惊人的速度,朝着目标接近。
一个时辰后。
幽暗冷寂的星河中,突现一巨型的奇异巢穴!
巨型的巢穴,像是一个奇大无比的鸟窝,外面环着一圈圈的坚韧枝干,因距离还比较远,那看着细细的枝干,其实应该粗如巨龙!
巨大的鸟窝里,包裹着一座倒着的山,下面是尖尖的山头,上面则光滑平整。
光滑平整的山体,就在那巨大鸟窝中间,被牢牢地捆缚保护着。
朦胧的青色光晕,鸭蛋壳般,护住那平整的山体,仔细去看,还能瞧见人影憧憧的异族强者,大兴草木,正在忙碌地修建城堡。
相隔极远,虞渊聚目凝神细看,发现让他心脏狂跳,让他“生命祭坛”产生异动的,不是那倒着的山,不是什么异族,而是……那奇特的鸟窝。
夏日他和她的爱 琦琦儿
环成鸟窝的粗长枝条,内部流动着神奇的能量,暗含一种气血味道。
那气血,透着一种亘古永存,不死不灭,漠视众生的神妙,令虞渊的血肉精气生出强烈的感应。
“嘿!嘿嘿!”
白鹤从“灰暗乐土”的后方边沿,一刹那间,到了最前方的陆地,他那双灰白色的眼瞳,爆出令人不敢直视的光芒。
他怪笑着,却没有任何的解释。
“我看到了翼族的族人。”
虚空灵魅的贝宁,从下方缓缓飘起,远远看着鸟巢说。
他们乘坐着的“灰暗乐土”,此刻也慢慢地停了下来,修罗将军费尔南德和艾莲娜,一起从四方形的石楼走出。
费尔南德盯着远方,细看一眼,惊叫道:“毁灭堡垒!”
“毁灭堡垒!”哈特惊叫。
奇 門 醫 聖
超越诸天轮回 霸夏
由翼族的两位流寇之王打造的“毁灭堡垒”,和“灰暗乐土”一样,也是游荡在星河边沿的飞行器物。
“毁灭堡垒,还有里面的流寇,也是受我们的邀请而来。”白鹤皮笑肉不笑地,望着远方如倒悬山川的那块陆地,“不过呢,那巨大的鸟窝,以前可不在毁灭堡垒之上。”
“这鸟窝,我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费尔南德皱眉苦思。
“我去看看。”
虞渊倒是干脆利落,召唤出煞魔鼎,一跃而入,直接冲离了“萤能光罩”庇护的“灰暗乐土”,瞬间向那所谓的“毁灭堡垒”而去。
白鹤嘴角逸出诡异笑容,一双灰白色的眼眸,流转出惊人的光芒。
“你认得那鸟类筑的巢穴?”桃花夫人奇道。
白鹤微笑点头,还是没详细解释。
“不死鸟的三大巢穴之一!”
修罗族的费尔南德,一拍脑袋,猛地想起来了,他望着附近的幽暗星河,重重点头,“错不了!应该是传说中的,那只不死鸟筑下的巢穴!”
“不死鸟?”桃花夫人愕然。
“十万年前,那只疯狂的不死鸟,就在这个星域,被各大族群的至强者围杀。”费尔南德脸色沉重,“不死鸟是最古老的星空巨兽,掌握着死亡,毁灭,还有再生等等终极力量,据说她是永远死不了的。”
“有一个说法,她能够从她筑的三大巢穴,任何一个重新复活过来。”
“她留下的三大巢穴,拥有着种种神奇的力量,其中一个巢穴,因她死于湮灭星域而消失。另外两个巢穴,似乎被她秘密放置在隐秘的星空深处,至今都没被发现。”
“这……”
望着包裹着“毁灭堡垒”的巨大鸟窝,感受着里面的神秘力量,费尔南德都略显不安了。
传说中的那只不死鸟,在十万年前最后一次现身时,体内的恐怖死亡力量,失控地,无止尽地向外散溢。
她所过之处的几个星域,里面所有的生灵,全部被带走了生命,一一死绝。
为了防止她,力量失控下毁灭更多的星域,当时各大族群的十级血脉强者,纷纷赶赴过来追捕围杀。
终于,令这只传说中的不死鸟,死于此地。
此星域,也因她的死亡,而被重新命名为湮灭星域。
呼!
煞魔鼎穿透青莹光幕,落向“毁灭堡垒”的那一霎,有几位生着天然羽翼的异族,如临大敌地瞪着他。
“人族?”
其中一位,和化形为人的白鹤,一样干瘦的翼族强者,口吐人言,“我们是受邀而来!你,是通天商会的接引者,还是人族的邪修?你从灰暗乐土而来,找我们干什么?”
十几个翼族族人,还有地穴族、岩族的流寇,都紧张起来。
这块比“灰暗乐土”要辽阔数倍的陆地,一栋栋正在建造的宫殿,居然是虞渊熟悉的人族帝国城池结构,而且还有不少的阵列纹络,望着就觉得熟悉,他甚至还在一栋石楼的岩壁,看到了刻印着的鸟雀图案。
“好像,好像在哪儿见过……”
此念一起,从这“毁灭堡垒”的地下,传来一声清脆鸟鸣。
所有翼族的族人,神色骤变。
和虞渊讲话的那位翼族,愣了愣,似在以秘法沟通什么,很快就流露出惊异之色,主动道:“有人要见你。”
听到鸟鸣的霎那,虞渊内心已有了猜测,轻轻点头,示意他引路。
然后,翼族的族人就将他,领到一个圆柱体般的怪异建筑里,从里面通往地底的石阶内,把他往下方带。
他淡定地跟着,并不担心“毁灭堡垒”的翼族,会对他偷袭暗杀。
没多久,在“毁灭堡垒”地底下,另外一个神光交织为鸟窝的奇地,他看到了一只魂灵形态的青鸾。
青鸾的额头,有着明显的伤痕。
另有一个,穿青鸾裙袍,身材美妙,头顶银亮凤冠的神秘女子。
女子戴着的凤冠,有珠帘轻垂,遮蔽了她的容颜,令人无法窥见真容。
“见过药神大人,三百年前,您的一次无心搭救,才有后面的青鸾女皇。”
……

Categories
玄幻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