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瑄金屋

z0259熱門都市异能 獵魔人怪談討論-286三生鏡(八)熱推-gl7gh

獵魔人怪談
小說推薦獵魔人怪談
穿着校服的少年一脸愤怒的看着房间里的四个不速之客,大声质问道:
“你们是谁?在我家做什么?”
地上那胖子还在哀嚎,豆芽放开床上那人,跟辰逸并肩注视着三个陌生人。
被豆芽击倒在床上的是个女人,她整张脸涨的通红,坐起来咳了两声,有些忌惮的看着豆芽,然后对门口的少年问道:
“你是施信的儿子施洛然?”
施洛然发现那女人能叫出自己的名字,瞬间慌了,他害怕眼前几个人是杀害父亲的凶手,想要逃跑。
女人知道施洛然在害怕什么,连忙安慰道:
“你别害怕,我们是来帮你的,我们来这里也是来调查你父亲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
環太平洋 阿歷克斯·歐文、格裏格·凱斯
施洛然看了看女人,然后眼神在地上的胖子和辰逸豆芽身上来回扫动,脸色阴晴不定,弱弱的说道:
“我刚刚看到你们好像在打架……”
这个时候,辰逸若是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真白瞎了任翠花夸他是传奇了。
原来这个胖子和女人是一伙的,他们应该就是这次锦凉市派出来执行任务的猎魔人。
自己早上还答应任翠花,要是碰上他们分部的人,肯定会照料一二的,结果晚上就把人给打了。
不过这也怪不得辰逸和豆芽,是他们不由分说先动手的。
那女人也好奇的看着二人,想要讨个说法,她完全没意识到是自己先动手的。
女人之前的一番话,加上辰逸尴尬的神色,豆芽也猜出了缘由,她小脑袋瓜子一转,酷酷的说道:
“我们四个是一伙的!”
“我不认识她。”
“不是,嘶~”
女人的胖子两个立即出声反对,表示自己不认识豆芽。
“我们是来自丰源组织的猎魔人,不信你可以打电话回去询问你们的首领。”辰逸出言解释道。
那女人将信将疑,一边防备着两人,一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经过在电话里再三确认后,她才相信辰逸两人是猎魔人的事实。
辰逸眼前的三人,分别是得到父亲被杀害,从学校里赶回来的施洛然,还有锦凉市组织的两位一阶猎魔人,女人叫陆林烟,胖子叫白晓枫。
“你们说的组织是什么?我父亲是不是卷入了什么事情之中?”
施洛然感觉眼前四人不会对自己出手,便开口询问道。
施洛然不过十五岁,正处在叛逆期,加上两年前父母离异给他的打击,使得他对这个支离破碎家庭没有任何好感。
在半年前,他就脱离了这个家,独自去住校了,期间他和母亲通过话,却发现那个女人已经有了新家庭,还告诫自己不要联系她。
他目前所有的生活费用都是由他父亲施信支出的,为此施信经常起早摸黑去接各种活,本来打算开通这条永宁山隧道,就可以接施洛然回家住,减少支出的,没想到遭遇了这种事。
当然,处在叛逆期的施洛然是不会考虑到这种事的,他只是觉得施信除了给自己一笔钱之外,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关心,所以他对于施信的遇害没有太大的感触。
施洛然那波澜不惊的表情,让在场的四人都特别怀疑他是不是施信的亲儿子,陆林烟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你父亲没有卷入任何事情,他是被鬼杀害的,鬼杀人纯粹的为了杀戮,谁在它身边都是一个结果的。”
“总归有个理由吧?纯粹只是为了杀戮就杀掉我爸?你们的世界都是这么疯狂的吗!!!”施洛然突然咆哮。
他对这个家庭没感觉是不假,但是也不能容忍自己的父亲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死去,然后来几个人说是被鬼杀害的,还告诉自己那鬼还是无差别杀人的,这换谁能接受?
“你先别激动,我们现在不是正在帮你找凶手吗?”陆林烟劝道。
“别激动?你家死人不激动啊?”
施洛然直接回怼,说话极其难听。
人都会这样,如果刚开始陆林烟表情的凶狠一点,施洛然绝对不敢这么说话。
可仔细想想施洛然说的也没错,换做别人 看到自己家里人刚去世,家里就闯入几个陌生人对自己说胡话,不报警抓他们已经很好了。
妖孽儿子腹黑娘亲_
辰逸只是微微皱眉,这话听的他很不舒服。
这话似乎刺激到了陆林烟,她揪起施洛然的衣襟,失声吼道:
玩家超正義
“你觉得自己身边死人就可以任意妄为了?你要知道,人不是我们杀的,我们也是为了找到那只鬼物而来,不是来看你发脾气的。”
施洛然丝毫不让的说道:“那请你们现在离开我家,爱去哪找就去哪找,我家里没有你们说的那只鬼。”
陆林烟冷哼一声,不再逗留,拉着白晓枫就走,辰逸和豆芽也连忙跟上。
现在这个房子的主人回来了,他们在四处寻找也说不过去,只能说以后有机会再潜进来一趟,三生镜是绝对要找到的。
离开施信家之后,陆林烟还是愤愤不平的在念叨:
“我们有比他好过吗?谁没有父母,为了不牵连家人,我们诈死的诈死,失踪的失踪,各种手段尽现,躲进组织里面,一辈子无法和家人相认。”
港综世界大枭雄 萌俊
“有些人死了,其实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其实他已经死了。”
胖子白晓枫一副忧郁的模样,似乎已经忘记下身的疼痛了。
花豹突擊隊
末世之超神新人類
他们说的话,也触动到了辰逸。
辰逸又何尝不是这种想法,自两年前加入组织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父母亲。
当时的辰逸弱小、无助,生怕引来小鬼连累家人,他没得选择,只能诈死脱离家人。
到了十字路口,陆林烟对辰逸二人问道:
“我们接下来要去遇害的一家三口那里查看情况,你们一起来吗?”
辰逸婉拒,自己是来找三生镜的,鬼物的事情并不在自己要处理的范围之内,他没必要去掺和。
骨生花
最重要的是,辰逸感觉,三生镜在的地方,鬼物出现的几率不大,因为鬼物与生俱来,就厌恶灭魔百器的气息。
但是考虑到锦凉组织的首领任翠花说过,要照顾他们的成员一二,辰逸还是说道:
“你们若是遇到危险,就放信号弹,我和豆芽就在这附近,会立即去支援你的。”
所谓信号弹,是锦凉组织一直流传下来的手段,是个特制的小型烟花,即便是在白天,它也能释放出五颜六色的光芒,让方圆千米的人都能看见。
陆林烟已经从任翠花处得知辰逸在找三生镜,腾不出手来帮自己,能说出支援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她不强求什么,带着白晓枫往左走去。
辰逸和豆芽的方向是右边,他们想要去发现施信尸体的地方看看,或许施信一直把三生镜带在身上也不是不可能。

Categories
懸疑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