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瑄金屋

5carc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劍卒過河 txt-第829章 軍團棋推薦-c09t0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第三日,有剑啸在七色山上鸣响不绝,娄小乙知道时间到了。
随着金丹群登舟,一番检点,大概也有不足百人的规模,这其中大部分都是七色剑修,十数名来自周围小陆的自告奋勇者;这些人很值得敬佩,他们在不大的陆地独自修行摸索,凭借的就是对剑的执著。
天使也修煉 三七雨林
能站出来,就说明他们已经明白了剑修的真义,这就不是个可以藏起来做缩头乌龟的道统。
云海飞舟很大,大的足以装下所有人还绰绰有余,操舟的还是几个法修;不用问,这就一定是出自某个道家上门的东西,像七色剑派这样的旁门是用不起这种奢侈玩意的,
显然,几个道家上门对这次的争夺很上心,情报信息,还负责接送,每人还赠以疗伤大药,也算是不遗余力,除了在出人上受到规则约束之外。
人人都是棋子!
婚后相爱2甜心,抱一下! 臧心
棋子?娄小乙突然明白了过来!在他想象中就一直没板过来他对修真界战争的理解,他一直就是认为所谓修真战争就是围绕摇影小陆的攻防战,并由此对周仙人的战争准备感到很幼稚,没有突然性,没有协调性,没有战术性,显得笨拙而古板……
但是,如果这仍然是场棋局呢?
没人和他说这些,因为周仙土著们自己都明白!但他不明白,因为他是个西贝货!
白眉老儿和人赌斗用棋局,逍遥和万佛争夺沙伽还是用的棋盘,那么这一次剑脉联盟和苦禅寺的战争又怎么可能不用棋盘?终不可能几千人在云海中上蹿下跳吧?谁赢谁输都无法界定。
但如果是几千人的大棋局,他不担心天地棋盘的能力问题,就只是很好奇,这么多人,到底用什么棋?
还不好问!因为作为周仙修士这应该是个常识性的东西,合着满舟的人都揣着明白,就他一个揣着糊涂?别叫假面,叫傻面呆面得了!
围棋?谁来下呢?一个人就走一次也不可能?
跳棋?是不是太儿戏了?
妖道之被扭曲的历史 棉花软糖
象棋它也装不下啊!其它几类古棋方式好像也不对……什么棋能装下几千人?
飞舟在娄小乙的疑惑中向前飞去,定位极准,速度很快,
高阳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军团自走棋,逍遥游中有人对此有过研究么?”
娄小乙不动声色,“谁也没经验!又哪里会有人专门研究这个?反正我是从来也没研究过,便六博双陆也是懒得下的。
不知剑盟打算如何处理?”
军团自走棋,很偏门的一种棋法,实际上已经不属于两个人在下,而是全凭棋子自行决定自己的走法,是为自走。
魔医相师之独宠萌妃 桑家
这已经近似于天地棋盘最高等级的走棋方式,是遇有界外大敌侵犯时才会启动的棋局,唯一的区别就是规模比较小,修士境界等级比较低而已。
因为人数较多,所以不以杀灭对方的数量为胜负之判,而是争夺对方的军旗为核心。
军旗不像象棋的帅将那样大旗招展,显露于外,而是暗藏于已方的千军万马之中,充满了巧合性,偶然性,就像两支军队在战场上厮杀。
这里也不再有将相車马卒,大家都是卒子,可以前后左右自由腾挪!
整个棋盘就像一个扩大了无数倍的跳棋棋盘,每个修士都拥有自己的一个独立的棋子空间,这个空间正常情况下最多就能容纳两人,是为攻守双方,却很少出现以多打少,以寡敌众的情况,
棋局一开,一方的成百上千子力开始向前推进,也就只能一格格空间的往前走,不能跳跃前进,遇到对方便开始战斗,胜者存,败者退出或者死亡。
这里面就有很多的奥妙,比如,把自己的军旗藏在哪里?是随主力军团向前?还是坐镇后方?敌方可能的军旗藏匿地?自己的主攻方向?次攻方向?防御方向?
很多很多,就和凡间战场有些相似之处。
高阳就叹了口气,“周仙上界已经很多年没有如此大规模的争斗,大家都是一样的!关键还是要看各方修士的整体实力素质!
剑脉对上三千旁门中的任何一个道统联盟,我们都有信心战而胜之,但如果是九大上门之一,实话实说,我们的希望不大!”
娄小乙静静的倾听,也不搭话,高阳也不期待他能回答什么,在一个几千人的棋局中,个人的力量微乎其微,哪怕眼前此人真的是所谓的逍遥假面。
网游之龙腾天下 明日的辉煌
“一在剑脉的良莠不齐,我们也不可能倾巢出动,总要留些人看守山门;
二在九支剑脉的不能同心,我的意思不是有人浑水摸鱼打退堂鼓,既然来了这里,那都是有心为剑脉做点贡献的,但剑修普遍桀骜,没有一呼百应者,就形不成合力!
三在苦禅寺的令行归一,这是大势力无可比拟的优势。
鬼股
四嘛,这次佛门允诺的是千人的大棋局,他们能优中选优,而我们却只能东拼西凑!”
娄小乙面无表情,“那你们还要继续?”
高阳目视窗外,“我们必须表明剑脉的态度,那就是,绝不妥协!
在周仙上界,这样的小陆是存在的,被佛门得到控制权后,陆上信仰被控制,随着时间的过去,渐渐的挖空土著门派的基石,当他们得不到来自凡人世界的支持时,又还能坚持多久?
曾经有这样的体修门派最后远走他陆,也曾经有这样的魂修势力道统断绝,渐渐的,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的抽尽你的血,让你吸受不到营养!最后被逼无奈,把祖祖辈辈拥有的陆地拱手献于佛门!
所以,当摇影陆也被佛门占据后,我们不会去埋怨道家的无能,我们只能自己抗争!
哪怕是剑脉联盟加起来,我们和苦禅寺的差距也让人绝望,就更别提在大修阶层上巨大的鸿沟,但好在周仙上界还有天地棋盘,至少,我们在棋局中还能得到稍微公平些的机会!
剑脉可以败,但哪怕败亡,我们也要让苦禅寺在金丹这个层面上伤筋动骨,这就是我们的目的!
忍让有了第一次,就会没完没了,所以,不能让!”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