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瑄金屋

qhvb4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蓬萊水仙 ptt-第三百四十章 地火化蟒,石軒發懵展示-xop9m

蓬萊水仙
小說推薦蓬萊水仙
与三岛海域相接的火焰群岛海域。
此方海域中心,乃是一处常年喷发,以至于火光隐隐、浓烟滚滚的高大火山,周围以火山喷发所出熔岩凝固而成的火山岛,便是修行界八大势力之一的天火门所在。
于禹余天修士所言“三派一教、四大宗门”中,位属末流。
——所谓“三派一教、四大宗门”中的“三派一教”,分别指的是位于三岛海域的蓬莱派、瀛洲派,处于南蛮大陆西南地带的罗浮派,以及总坛所在神秘无比,传闻是在阴海中某个险恶地带的幽冥教。
此教以掌握本方大千世界的六道轮回为己任,教中弟子多有以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为名号的。
再見了我最愛的別人的新娘
而剩下的四大宗门,则分别是极北之地的广寒宗,火焰群岛海域的天火门,南蛮大陆长白仙山之中的药王宗,以及传自中古时代,论道统源流算得上是八大势力中数一数二,如今势力范围在北海一带的血魔宗。
传闻中有言,血魔宗的功法传承与蓬莱派相同,皆是来自禹余天太古时代的修士,道统祖师唤作孙良,与蓬莱祖师真阳子王变一道被尊为禹余天太古时代的十大天君。
不过如今血魔宗和幽冥教却都是左道宗门,与蓬莱派这等正道大派很不对付,自是不会去提当年道统祖师彼此间的深厚情谊了。
……
当火焰海暴动,上古朱雀一族所居的火焰神山出世时,天火门所在的高大火山岛上突然微微震颤,自火山口中闪现出一道人影,高冠衮袍,火为纹、焰为章,两袖宽大,相貌古拙。
其人只是在宗门上空微微停留,便一步迈出,赶向火焰神山方向。
正当其穿遁虚空,周身环境变幻,莫名幽暗浮现时,忽然身形一滞,一股柔和的沛然大力将他从虚空中拂了出来,在空中打了两个滚,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身子。
相貌古拙的中年男子先是一怒,而后又心惊道:“能将老道从虚空中逐出,还如此毫无烟火气,让我无法窥出跟脚,这是何等修为的高人才能做到?”
他乃天火门中唯一存世的阳神真人朱炎子,如今已度过第一次天劫,正为第二次天劫作打算。
好不容易推算到今日火焰神山于火焰海中出世,此物与他有缘,是他渡劫之宝,于是急匆匆来取,却不料在穿遁过程中被人赶了出来,落了面子。
我是強者 大漠之狼
以朱炎子所知,如今禹余天中除了底蕴深厚的蓬莱派不清楚外,其他几家应该都无法做到此事才对。
“莫非是蓬莱派插手了?还是说……”朱炎子面色突然一暗,“有大能自天外降临?”
他正在思量间,忽然东方天域有异象出现,一片雷云与一道清气并肩而来,高悬天际,像是在注视着朱炎子,教他不敢轻举妄动。
以中年形貌显世的道人面色一苦,思量再三,只好稽首道:“二位道友莫急,老道不打那火焰神山的主意了,只是还有一事相询!”
……
赶走了一位不速之客,无意间引得禹余天高层震荡的王珝却是没有关注此事后续,如今他正全神贯注地于地肺之中搜索自身目标,好解开心中疑惑。
“虽然朱雀一族自上古时代结束后就不再现世,似是遁破此方大千,去往天外了。但火焰神山出世的动静也不该如此夸张。”
道人双目微阖,隐隐间有光芒自眼底流溢,似是在观照本方大千世界。
“这火焰海异动已然持续了数十年,若无此变故,火焰神山也不该出世才对。”
水灵
相同的面孔
忽然,王珝眉头一挑,似是发现了目标,探入虚空之中的右手捏握成拳,收了回来。
随其而来的,还有一朵朵碧油油、阴惨惨的火焰,其中缠绕玄黑近乎幽深的浊煞之气,光观其神意,就能感受到自身神识在被灼烧,眨眼间就去了一层。
“地煞阴火。”
王珝并不关注这等大千世界中地肺亿万年积攒而成的浊煞毒火,只是将其抓起一抖,把朵朵惨绿火焰尽数摇散,显现出了其中隐藏事物。
只见星星点点的地煞阴火之中,有一点纯白火焰在静静燃烧,隐成鳞甲之形,是最为纯净的地浊玄阴之气蜕然化生。
“阴而不邪,浊而不乱,想来也是灵精天成,乾坤造化之功。”王珝叹了一句,“可惜却是借了朱雀一族所居的火焰神山方才孕育而出,天生因果,也难怪会有如此之大的动静了。”
道人反掌将那点纯白火焰握在手中,闭目默算一阵,忽然睁眼一笑,身上一道水光幻影浮现,替他驻守此地,护住小岛,自己却借着冥冥中一点因缘联系,直入地肺之中。
穿过数十万丈的厚重地壳泥土,王珝眼前忽地一空,显露出一片碧绿色混合纯黑色的天地来。
而在这地肺空洞之中,正有一条外显纯白,内蕴暗红之色的巨大火蟒匆忙逃窜,一路上洒落诸多纯白火焰,想以此混淆追踪者感知。
古城故梦
“果然,”见此情景,王珝暗道一声,“是本方大千世界中一点地火灵精借火焰神山孕育成形,与上古朱雀相对而出,一阴一阳,一持丙午,一秉丁巳,是天生的螣蛇神兽,执掌地壳破裂、阴火喷涌杀伐之劫!”
漫威世界的萌王
腾蛇之官,游巡帝前,属火而性多不测,情尚虚浮,位在戊下司己,盖火神而配土德以行也。故复属土,使臣也。
虽然在道门内练秘传中,腾蛇象征真土之气,但在最为古老的阴阳家记载中,螣蛇却是与朱雀相对而出的另一尊火属神兽,位列六神之中。
与上应天星的朱雀神兽不同,螣蛇乃是秉地煞阴浊之气而出,持拿地火,最易化作魔兽、灾兽,掀起地火大劫,最终度过劫数,摒弃蛇身,修成太古炎龙之体,化龙飞天。
神通异世录 二胖王览学
这也是为何火属腾蛇如此之少,只有一些坤地之属的腾蛇神兽存世的缘故了。
盖因那些行走火道的腾蛇全都按捺不住自家火性,不是在行灾时应了劫数,被人诛杀,就是成功修成龙体,转换了自家形态。
唯独行走坤元之道的腾蛇能借地脉厚重之意,打磨自家本性,得以留存。
王珝眼前这条螣蛇也是如此,如今其尚未完全成型,若它能将身中那抹暗红蜕去,全身上下如羊脂白玉一般纯白无瑕,便可转成火虬之身,头上生出短角,转走炎龙一道。
可眼下其刚刚出世,却被王珝寻了过来,不得不说是天数早定,劫难到头。
“你身为天地造化所出,承神兽朱雀遗泽,却不思正道,妄图掀起劫数,化作炎龙,却是浪费了这一身天赋,不如与我做个护法神兽,也算是劝人向善的一份功德。”
王珝调笑了一句,也不管那地火巨蟒回首冲来,意在拼死一搏,只是伸手一探,周身造化气息止不住地流溢出来,便将其拿定,化作了一枚镌有蛇蟒鳞纹的赤色玉镯,套在了手腕上。
这地火巨蟒虽能在地肺之中来去自如,实际上却是借了自身属性与此地环境相合之故,摒去外部因素不谈,火蟒本身也不过是刚成就元神的水准罢了。
当然,要是将其放开,任由它操纵此地沉积了亿万年的地火、浊煞之气来攻,寻常的三劫真人恐怕都有些麻爪,只能等天人来此,将其降服。
得了这尊护法神兽,王珝也不必再请本尊力量降身,念头一动间,浑身伟力似潮水消退,不留任何痕迹,又恢复了那个来历清白、土生土长的上品金丹宗师之身。
没了本尊护持,王珝周身突有阴冷灼热之气袭来,似是要将其神魂腐蚀一空。
六翼真神的次元之旅 蓝魄之瞳
此地毕竟深入地层,再往下一步就是与地心相接的地肺深处,只有元神真人才敢在此长时间停留,前提是还不要遇到地火喷发。
如今王珝以金丹宗师之身在此盘桓,随时都会遇到生命危险,稍不留意就是死无全尸。
手在玉镯上轻轻一拍,王珝沟通了护法神兽,控制着周围浊煞火气尽数退去,上方地层打开一条通道,便向着地壳之上飞去,赶在宗门派人来援之前,回归小岛驻地。
若是门中驻留的真人不插手此事,那么加上消息传递的时间,王珝现在还有差不多半个时辰的空余,足够他抹除手脚了。
……
数日后,蓬莱岛本岛,外门男性弟子所处的虚日峰。
石轩从龙虎交汇楼回返,落在了自家洞府朝日殿之前,无视了周围一些闲散弟子的目光,径自走入了洞府之中,合上了殿门,来到了静室。
“那日虽是从火焰神山中侥幸生还,但也有所收获,除了那三根从孟玉尝身上得到的朱雀羽毛以及一些炼器材料外,还有一件便是这枚意外得来的神秘玉符。”
坐在蒲团之上,石轩念头一动,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枚花纹古朴,无有字迹铭刻的陈旧玉符。
这是他在火焰神山中无意所得,似是前人旧物,并非从欲要加害于他却被他反杀的孟玉尝身上得来。
也因此,石轩才没有在毁尸灭迹的时候将其一并回去,而是带了回来。
“说不定是什么奇遇呢!”
取笑一句,石轩念头一动,运起自身学会的残缺《有无相风禁真法》,尝试用祭炼法器的手段将其掌握。
神念甫一探入玉符之中,石轩眼前一花,一道光幕浮现在视界中央,随着他视线焦点而动,不知是在外界切实地投影而出,还是直接依附于神念、灵魂之上。
光幕正上方,用潇洒飘逸的行草写了一行大字,纵有行,横无列,疏密得体,浓淡相融:
【欢迎使用万界通识符内部测试版,你所提的意见都将保存,视情况更改。注意:你只有提意见的权利,不能喋喋不休,若有不满,请直接选择‘退出’】
石轩两眼发愣,半晌没回过神来,末了口中才喃喃道:
“这…【修真粗口】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
太元天中,王珝本尊笑着摇了摇头,自语道:“虽然借小孟之手将此物又完善了些许,但这个风格嘛,唉……有得必有失。”
道人将此事放下,转而看向身后,只见云雾退去,一尊道人躯体盘坐其中,生机盎然,只是真灵不存,如同遗蜕。
勇者尚武 果芭
“道德师伯未曾阻我将这尊混沌青莲造化而来的肉体收来,想必是允我按自家心意行事了。”
道人微微一笑,袖袍挥动间云海再度涌滚,将自家真正的肉身遮掩住,唤来座下雪羽灵鹤,吩咐道:
綰情思,清宮戀
“自今日起,每一百二十年讲道一次,凡有缘者皆可来听。”

Categories
仙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