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瑄金屋

qco68超棒的玄幻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愛下-第二百八十二章別再傷害自己分享-didrs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然而,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很多事情注定是瞒不住了,秦北穆的初衷是因为不想把自己的父母给牵扯进来,只是现在眼看着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秦北穆着实不想让爸妈把罪名扣到南意棠的头上去。
解释了这些,秦北穆顺带着把孩子的事情也一起解释了,“你们之前看到的那个出现在她房间里的那个人其实是我。至于亲子鉴定的问题,那更不是她的错了,因为小馒头根本不是我们的孩子,棠棠她是被骗了。”
“爸,妈。别再为棠棠了。”
“你倒是很知道心疼她。”尚清秋看着被秦北穆护在怀里的南意棠,他们两个人互相依偎着,很有落难鸳鸯的感觉。
“妈。”
“行了,别说了,起来吧。”
生气是固然很生气的,只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经历了死而复生这一遭,不心疼都是假的。
“谢谢妈。”
秦北穆赶紧扶着南意棠起来。
金玉良緣,絕世寒王妃
两个人都受了伤,扶着一块儿回了房间去。
無敵透視
戰佛
一关门,秦北穆就忙着要给南意棠解开衣服。
“快让我看看你后背。”秦北穆一边说着,一边嗔怪道,“你为什么要出来挡呢?我皮糙肉厚的,早就习惯了,伤到你怎么办?”
“我不能看着你挨打。你都已经被打了多少下了我再不站出来,你又得添上多少伤痕?”
建国后不许成精 云上浅酌
南意棠褪了衣服,后背上是一道清晰的青紫痕迹,因为她的皮肤白皙,所以那道紫色的伤痕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让秦北穆心疼不已。
穿越之調皮俏王妃 西瑤
“下次不许再这样了。”
秦北穆拿了药酒给她揉了揉,南意棠疼的颤抖。
“疼吧?”
“有点。”南意棠脸色发白的点头。
“我给你揉一揉,会有点疼,瘀血散了就好了。”
都市极品神龙 树上大白
“你的伤呢?”南意棠问道。
“不要紧。”
“你让我看看。”南意棠只是挨了一下,就已经深刻的感觉到痛苦了,想到秦北穆捱的可比自己多了不少下,伤肯定更加严重,让她如何能放心。
秦北穆越是不肯让她看,南意棠就越是觉得不放心。
南意棠说着就要去扯秦北穆的衣服,秦北穆笑着,见阻拦不住,便抓着她的手腕笑着说道,“媳妇儿,你今天可真是太主动了,你这样,我可真是忍不住了。”
南意棠愣了一下,意识到秦北穆在说什么,有些羞红了脸,“爸妈还在呢,你就说这些荤话,回头让他们听到了怎么办?”
“听不到的。”秦北穆侧头,在南意棠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先别闹,让我看看你的伤。”
打哈哈失败,秦北穆只能乖乖的脱衣服让南意棠看伤口,触目可及的伤口,南意棠几乎深吸了一口气。
后背上的青紫痕迹纵横交错,有几处打的狠的地方甚至出现了血痕,秦远山是真的动了怒了。
“怎么了?是不是很难看?吓到你了?”
“疼不疼?”南意棠心疼的有些哽咽,轻轻的摸了一下秦北穆的后备没有伤口的地方。
“你别哭,只是看着吓人,实际上没有那么严重的。”
虽然秦北穆这样说,南意棠在给他上药的时候,还是红着眼睛的。
“你疼就疼,别忍着。”
“媳妇儿,你亲亲我就不疼了。”
“都是因为我不够强大,所以你才必须为了我做那么多,可是以后不会了。”
南意棠抱着秦北穆,亲吻他的唇,那么温柔的似乎想要把他所有的烦恼和疼痛都吻走。
決戰前後 古龍
他们出来了之后,秦家的三个似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消化,已经接受了这样的事实,没有那么愤怒了。
一家人坐下来,平静的讨论以后的事情。
大明星的贴身医生 翼v龙
“你还好好的活着,不能总是以一个死人的方式这样没名没分的,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逍遙派
“等到我把事情解决了之后,自然还会以你们的儿子的身份回来,不过暂时我还不想公布自己还活着的消息,这对我接下来的行动有阻碍,所以……”
“秦北穆,我不管你接下来要做什么,不要忘了。你不仅仅是南意棠的爱人。你也是秦家的子孙,是我们的孩子,考虑考虑你自己的安危。以前的事情,我和你母亲能够勉强的当做没有发生过,但是你得好好的给我活着,不要再涉险。”
錦衣繡春
“我尽量。”
“……”
“你若是真的有什么过不去的,家里难道会不帮你吗?不许再冒险,你跟南意棠的事情究竟怎么样我不管,你终究是我的儿子,是我们秦家的人,这一点,你记住了。”
秦家倒是提出了想要让他们回秦家的想法,只是秦北穆考虑到种种,还是拒绝了。
南意棠的精神有所好转,但并不是真的安然无恙了,秦北穆的心里也是担心的,他最不放心的是那些寻仇的,若是要对付他,会连累了自己的亲人。
一家人一块儿吃了饭,南意棠没什么精神,硬撑着把人给送走了。
“累了?”
秦北穆搂着南意棠,直接把人给抱了起来,送回了房间里去。
“我好困。”南意棠搂着秦北穆的脖颈,像是撒娇似的。
“睡了。”
秦北穆在南意棠的身侧躺了下来,挨着她睡着。
“不洗澡了?”
“累了就不洗了,又不嫌弃你。”
秦北穆说着就去关了灯,刚躺下,就感觉到南意棠靠了过来,侧过头,轻轻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我好喜欢你啊。”南意棠喃喃的在秦北穆的耳边说道。
“我也一样。”秦北穆笑着将南意棠搂紧了,去迎着她的吻。
两个人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在这样的甜蜜中呼吸相闻,他们两个是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两个人,没有谁可以阻隔他们。
“秦,秦北穆。”南意棠呢喃着他的名字,沉溺在他带给自己的情绪中。
秦北穆想到那个时候南意棠失去孩子之后太过于痛苦,有人给他的提议,就是让他再给南意棠一个孩子,一个他们能够保护好,不会再受任何伤害的孩子。

Categories
現言小說